墓碑雕刻十年余 历经风雨数百年

首页

2018-10-16

---记织金县以那镇方家坟石刻荣获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偏僻小山村,坐落方家坟方家坟位于黔西北乌蒙山下的织金县以那镇三合村,距织金县城45公里。 方家坟墓修建于道光十三年,耗时十年半,投资大,耗时长。

其石碑雕刻的花纹图案复杂多样,采用平雕、浮雕、镂空雕等雕刻技术,表现出形态各异的人物、山水、花鸟、鱼虫、飞禽走兽等,布局严谨得体,造型气势雄伟!雕刻技工精湛。

(图一:织金县以那镇方家坟古墓建于清朝道光十三年)据了解,方氏在清朝来到今以那镇三合村生活,家族人员在此较少。 大清道光年间,方彦与妻段氏婚后,家境富豪,仅生一子,取名方国玺。

方国玺倍受父母疼爱,从小接受教育,方国玺长大后在大定府(今大方县城)读书,喜爱学习,成绩前列。

然而,一家幸福的生活日子将不长久,据说,方国玺一日放学归家,因吃葵花籽被卡噎而死,年仅十六岁,白发人送黑发人,令人悲哉痛哉!方国玺离去后,方彦夫妇整日思子成疾,茶饭不思,生病卧床不久后,相继去世,临终前方彦唤族人侄子孙至榻前,嘱言要将阳宝(活人生前住的地方)变阴宝(人死后安葬的地方),并将家中遗存全部资产用来修坟。

方家坟就是族人侄子孙遵嘱遗言修建而成的。

三座墓碑记,雕刻十年余方彦一家三口去世后,按照方彦临终前的嘱言,族人侄子孙为其修建坟墓石碑记之。 据记载,三座坟墓碑记修建雕刻,工匠用了十年半,耗时之长,耗工之长。 这种艰辛和坚持的精神,在当时的道光年间,处于黔西北乌蒙山下偏僻落后交通不便的小山村,修建这样三座坟,不是一般的人家能做到的。 没有工匠十年的辛苦坚持雕刻,就没有如今的方家坟,工匠的精神令人敬佩,给予高度评价绝不为过。

如今,坐落在以那镇三合村的方家坟,占地约250平方米,三座坟墓一字并排,正中为方彦,右为方彦之妻段氏,左为方彦之子方国玺。

三座墓前有台阶,后又直通石坎墙,左右有打制成形围墙,前有院坝保坎及石级。 墓冢用打磨规格的弧形方整青石砌成圆雨尾形,主座墓的墓碑均为牌楼重檐式结构,碑座至帽顶高米,宽米。 (图二:方彦之子方国玺坟墓)三座墓中,左侧方国玺的雕刻艺术是之最。 碑座为浮雕须弥座,圭角雕十字花方,上下枭和腰束,分别为浮雕如意花纹,如意相降幕云花纹、卷草纹、如意吉祥纹。 须弥座上四颗面圆边方柱子,镶嵌墓碑3块,两边柱子是阴刻对联:“地脉自垂千古秀,龙文永灿万年新”,尤为出奇的中间两颗圆柱上的镂空雕龙柱,蜿蜒而上的双行龙活灵现。

方彦与段氏之墓位于中间和右边,两座墓碑分别刻有:“地脉钟灵精气与乾坤并古,龙文毓秀佳城共日月同光”和“虎踞龙盘标万古,佳山秀水灿千秋”。 仔细品读,字字珠玑,字体涓涓清秀,体现出了较高的书法艺术风格。 方家坟墓碑全是穿花透雕,分别刻有“双狮戏珠”、“二龙枪宝”、“八仙过海”、“凤穿牡丹”、“金山战鼓”等古色古香、栩栩如生的石刻图案。

其石碑雕刻的花纹图案极其复杂,气势雄伟!技工精湛。

具有较高的文物历史、美学价值。 其石刻技术在黔西北,目前,保存完好的无处能及!风雨过百年,迎来阳光日方家坟经过百年的风雨吹打,如今,仍然保存完好,屹立在织纳交界的武佐河与六冲河畔以那镇三合村。

自从上世纪八十年,织金县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对方家坟的保护,采取措施,付诸行动,把方家坟作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随着国家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对文物的重视和保护,经织金县人民政府的努力争取,在2016年1月,方家坟石刻成功荣获毕节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这一授予,使方家坟的知名度提升了一个台阶。 值得庆幸的是,朱氏家族在方家坟左侧修建了朱氏祠堂,设施齐全,气势较为宏大,更好便于省、市、县朱氏家族来此祭祀,同时,更好保护方家坟。 这使方家坟进入了外界的视眼,极大提高了方家坟在黔西北的地位和价值。

据县文物局介绍,对于方家坟文物保护,下一步,县文物局将继续努力争取,力争申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三座坟墓碑记,修建雕刻耗时十年,设计布局精妙绝伦,排列古朴典雅,构图造型神韵与普通坟墓相比,艺术造诣别具一格。

有诗云:“省级文物方家坟,石刻艺术醉游人;墓碑图文多锦绣,水西瑰宝千古存。 ”方家坟自修建至今,百年岁月流逝,它留给方氏家族后代的不仅仅是一个祭祀的凭证,更是留给黔西北清代石刻艺术的一个瑰宝,这值得骄傲,也值得继承与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