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济铁路博物馆文物志

首页

2018-10-28

■本报记者李锡秉本报通讯员陈宇舟胶济铁路博物馆展出的《CHINA中国》第二、第三、第五卷。   在胶济铁路博物馆第一个展区第一间展厅的第一块展板上,3本厚厚的著作格外引人注目,封面上的烫金字迹《CHINA(中国)》依然清晰可见。

在这套书中,修建胶济铁路的构想首次正式提出。

  这套书的作者是德国地理学家、地质学家李希霍芬,1868年至1872年,他先后两次到中国进行地质地理考察,沿着7条路线走遍了中国14个省区。 回国之后,他先后写出并发表了五卷并附两册地图集的著作《中国亲身旅行和据此所作研究的成果》。

这套著作从1877年至1912年陆续在柏林出版,对中国的地质、地形、交通、经济、居住条件等方面都做了论述,使德国统治者对中国的认识更加全面,德国政府将其视为关于中国的科学可靠的知识。

  1869年,他在山东旅行时发现了潍县的煤田,于是设想从潍县修铁路到即墨的金家口,以方便潍县煤炭的输出,而不是在烟台芝罘找到一条铁路的起点。 1882年,在《中国》第二卷里,李希霍芬首次正式提出修建一条从胶州湾出发、连接山东的煤田、经济南、通向北京和河南的铁路,指出胶州湾以及由此通向内地的铁路将成为山东省经济发展的基础。

李希霍芬提出的这个以胶州湾为中心的铁路网计划,对德国选择山东作为势力范围有重大影响。   1896年8月,德国远东舰队司令、海军上将蒂尔皮茨受德皇派遣,到中国考察适合作为基地的地点。

蒂尔皮茨也倾向于胶州湾,在呈报的占领和建设胶州湾的方案中,他提出了铺设通往潍县或济南府的铁路的设想。 1896年11月,德皇枢密会议决定夺取胶州湾。   1897年2月,德皇秘密派德国著名建筑师、海军部建筑顾问、筑港工程师弗朗裘斯到胶州湾进行考察,从技术的角度确认了胶州湾为沿海港口的最佳位置,为德国舰队日后占领青岛提供了精确的坐标。

  1897年11月,德国借口巨野教案占领胶州湾后,李希霍芬把他在15年前已经形成的想法上书德国政府。 他认为,铁路对于胶澳的未来至关重要,占领胶澳还必须取得铁路敷设权作为补充。

铁路线应慎重选择,建议设南、北两线。

北线从胶州至济南,经过人口稠密、产业繁荣的鲁北,并邻近煤炭储量丰富的坊子和盛产茧绸的青州。

北线铁路一经铺设,将把胶州与省内重要商业城市潍县和省城济南直接联系起来。

日后若进一步向西延展干线,即可与卢汉铁路相接,使胶州与北京一线相连,或在济南做辐射状延伸,向华北各地做扇形展开。   随后,经过1年多的铁路选线和5年的建设,胶济铁路于1904年6月1日全线通车。

此时,距离李希霍芬1869年第一次到山东考察时脑海中闪现出在此修建铁路的构想已经整整35年了。 德国殖民当局在山东的铁路建设基本是按李希霍芬当初的设想实施的。

  本文图片由胶济铁路博物馆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