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高位瘫痪妻带儿出走 6岁女儿直播照顾父亲走红

首页

2018-10-06

6岁女儿照顾瘫痪父亲走红每月靠网络直播打赏收入4000元左右父亲表示希望好好活下去陪伴女儿田海成女儿通过直播平台播放照顾父亲的视频宁夏回族自治区海原县白河村,是一个只有40多户人的小村庄,自2016年遭遇车祸导致高位截瘫后,田海成便再也没有出过这个村庄。 现在,39岁的田海成和年近七旬的父母以及6岁的女儿一起生活,从一年前开始,田海成的女儿在直播平台上陆续发布自己照顾父亲的视频,并进行直播,引来众多网友关注。

现在,靠着直播打赏,田海成每个月可以获得4000元左右的收入,也曾有人说他“贩卖同情心”,但田海成说,自己现在没有生活来源,把女儿和自己的故事通过网络讲给大家,好心人愿意捐助基本的生活费这也并没有什么不妥。 讨要工资路上出车祸高位截瘫田海成出生于1979年,初中未毕业,他便外出打工,主要做电焊工,曾经去过新疆、青海、内蒙古等地。

因为算是有手艺,所以每个月能保证3000元左右的收入。 2008年,田海成的儿子出生,2012年,女儿出生,他平时负责在外打工,爱人在家照顾家人,同时经营家里的70多亩地,虽然并不富裕,但是也算其乐融融。 2016年3月,田海成在去包工头处索要工钱的途中遭遇车祸,乘坐的轿车翻到了路边的沟里,田海成在翻车过程中损伤到了颈椎。 “我醒来时已经躺在医院的床上了,当时医生和我说颈椎受伤,因为我没什么文化,对医生的这个说法并没有什么概念。

”田海成说,“直到医生告诉我下半生可能都站不起来了,我才意识到问题有多严重,感觉像天塌了一样。

”爱人出走3岁半女儿担起重任而田海成的情况要比“站不起来”更严重,因为受损的部位在颈椎,他颈部以下的身体都失去了知觉,无法动弹,在重症监护室住了十多天后,缴纳不起治疗费的家人,只得将他接回了家。 在出事后的第三个月,田海成的爱人告诉他,要回娘家住上几天,结果这一走便再也没有回来,田海成爱人走的时候,还带走了他们的儿子。

田海成的父母已经年近七旬,父亲一天的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地里营务庄稼,而田海成的母亲患有腰间盘突出、白内障等多种疾病,根本无法照顾儿子。 “刚回家的时候每天就只能躺在床上,想翻身都没有办法,真的特别绝望。

”田海成说,“但是没想到的是,身边的女儿在我出事后似乎一夜长大,她以前很调皮,但是自从我出事以后,就学着我父母的样子,经常喂我吃饭,后来力气大了,还会帮我翻身。 ”尝试直播有女儿陪伴在田海成身边,他也逐渐变得开朗起来,经过一些恢复锻炼,他的手臂逐渐能够活动。 不过田海成瘫痪后,家庭的收入来源少了最重要的一块,“现在只有靠父亲下地干活才有收入,但是我们这边属于西海固地区,土地本身比较贫瘠,靠种地并没有多少收入,政府每个月会有1000元左右的补助给我,不过我每个月都要服药,花费在数千元,原有的收入并不足够支付药费。 ”去年年初,有亲戚回家和田海成聊天的时候谈起,现在很多人通过网络直播讲述自己的生活故事,能够获得一些打赏和捐助,建议让田海成尝试一下。 后来,田海成的女儿学会了用手机拍视频,并且发到直播平台上,一年多的时间,田海成的女儿先后发布了600多段短视频,收获了40多万粉丝的关注。

“我因为脊椎受损,所以自己没办法操作手机,拍视频只能由女儿完成,而开始直播之前也只能靠女儿把手机支好,然后我再来直播。

”田海成说。 北京青年报记者在田海成的账号下看到,他的视频内容大多是女儿照顾他的过程,包括喂饭、翻身、陪伴聊天等等。 而田海成的粉丝现在有40多万。 今年9月,田海成的女儿上了小学,白天的时候,田海成便少了女儿的陪伴,不过今年年初,有好心人给田海成送了一部电动轮椅,如果天气好,田海成可以坐着电动轮椅去接送女儿上学放学。 “靠着直播和发送短视频收获的粉丝打赏,我每个月大概会有4000元左右的收入,直播的时候也偶尔会有人说我‘卖惨’,但是我一直觉得,我把我和女儿的故事讲给大家,有好心人愿意帮助我继续生活下去,我也能够更长久地陪伴女儿,这并没有什么不妥。 ”田海成说。

对话田海成:不接受生活困难老人孩子的“打赏”北青报:开始在网上发短视频和视频直播后,生活有哪些变化?田海成:刚出事的时候,因为身体瘫痪,加上爱人出走,我低沉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心里渐渐恢复平静。 开通了直播以后,感觉躺在床上,也可以和全国各地的网友进行交流,像是又重新回到了生活中去,因为要互动,我的性格也开朗了很多,没有那么消极了。 尤其是看到大家表扬我女儿懂事儿,我就特别开心。

在网上,还可以认识一些和我有同样遭遇的人,可以通过视频和直播与他们交流病情,谈谈心,为了让我翻身方便,会一些电焊技术的父亲给我做了一个移动支架,很多病友通过直播会看到,我就会告诉他们支架的制作方式,很多人也安装了类似的装置,生活也变得更加容易。

北青报:有人说你和女儿在网络上开直播接受打赏,是在“卖惨”,你怎么看?田海成:有好多人会在我女儿拍摄的视频下留言,也有人在我直播的时候留言,质疑我这算不算是“卖惨”。 我现在确实没有能力去工作,家里也没有了其他经济来源,把我和女儿每天的生活拍成视频发到网上,我觉得并不算是“卖惨”,而是可以温暖别人,如果别人有能力,能够给我一些“打赏”,维持我和家人的生活,我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妥。

而且我一直在平台上说,不会接受生活困难的人,以及老人孩子给我的“打赏”。 北青报:现在最大的梦想是什么?对以后有什么打算?田海成:现在靠着网友们的帮助,我可以维持生活,女儿现在很爱上学,而且老师说她学习还不错,女儿放学了就会回来照顾我,看见她每天这么开心,我就想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能够陪伴女儿更多的时间。 我现在最希望的,就是医学能够进步,让我有机会能够重新好起来,如果有医生想要寻找治疗的实验对象,我愿意去作志愿者。 本组文/本报记者付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