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古疏宕 淡雅俊逸——任铭善先生篆刻作品简评□宋一洲

首页

2018-10-08

风物长宜放眼量  任铭善印作20世纪60年代初,任铭善先生为陆维钊赠刻印章任铭善先生(1913-1967),字心叔,双甸(今属如东)人。 任先生一生严谨治学,诲人不倦,成就后进颇多。

他多才多艺,诗词、书画、篆刻皆精通;诗词与夏承焘、王季思、徐声越、朱生豪、蒋礼鸿等多有唱和,书画、篆刻则与郦承铨、陆维钊、胡士莹、沙孟海常有交流。

如皋旧有东皋印派,当地人素喜治印。

此风到民国以后一直不衰,可以想见,作为书香门第出身的任铭善先生亦必然受到其影响。 具体来看,任铭善先生的父亲任为霖是如皋双甸的知名乡贤,曾应试中过晚清的秀才,并负笈东瀛接受西学教育。

任铭善先生的母亲陈氏是双甸举人、知名诗人陈国璋之女,幼通诗文书画,贤淑超群,后来直接在丈夫办的学堂执掌教鞭授学。

任铭善先生的岳父马久襄是如东的名士,清末庠生,擅长书法,兼工金石,是一位名中医。

至今有马氏传印数十方,笔者见过其中一方保存在任平家中的六面印,古拙天真,神气醇厚,得汉烂铜印神髓。

任铭善先生在这样的家学氛围中成长,诗书画印的启蒙、熏陶和学养的全面性就可想而知了。 单从目前所仅见之印蜕和少量边款来看,其渊源不离秦汉之根本,更多来自如皋印派的传统和后来的江淮印派的影响。 现存有六方朱文印,五方白文印,一方白朱连珠印。 朱文印中有三方为粗边细文的先秦古玺形式。 如铭善大年一印,中设界线,文字在甲骨、金文之间,笔画细挺,刀法娴熟,颇富古意,为任先生之上乘之作。

任独字印则有先秦铜印特点,边框处理一任自然,有铜铸腐蚀痕迹,文字则以金文笔法,然一反金文习见的粗壮浑穆特点,采用断续飘勿、富锈蚀痕的铁线笔画,形成强烈的粗细、朱白对比,产生平中出奇、夺人眼目的艺术效果。

心叔一印亦同法。 这不仅是如皋派的鲜明传统,也是任先生出新、出奇之笔。 此印边款日己亥心叔。 为1959年所作(先生时年46岁),是目前所见三件有年款的印章中时间最迟的,也可以说是先生中年时期的代表性力作。

另两方朱文斋室印,受斋(款署铭善)为长方半通印,无受室则字边趋同,边多损之,高古朴拙。 还有一方朱文名印任心叔(款署心叔)则以汉隶文字人印,有浓郁的元押特点。

尤其是叔字,在篆隶之间,又富有押的符号特色,可谓巧妙。 五方白文印中,四方为自用的姓名印,一方为毛泽东诗句风物长宜放眼量闲章(赠陆维钊)。 风物长宜放眼量属于中规中矩的汉印风范,唯多处运用斜笔,顿使全印生动起来,可见作者的匠心独运。

此印笔画转折处多留刀,更见凌厉刚折之力量,又暗含双凿汉印的意味,疏密布置停当稳健,是一件高水平的白文印作。 字曰心叔白文印则极尽章法分布之巧妙,字形多采大篆笔意,奏刀颇富节奏,刚柔并济,亦白文印中之精品。

此印署款铭善丙子秋秦望山中作,考其时为1936年,其年为23岁,当是其于之江大学毕业留校任教初期之作,可谓先生青年时期的佳作。

另心叔任公均属先秦玺印之法,疏朗高古。

尤其是任公一印,仅作上下二边界,出新出奇,别为一格。

任铭善印(款署叔子刻)白文印文字方圆相间,疏密互用,四个边处理圆转,整体统一,也是一方佳作。 另有受斋校记白文印,款署庚辰心叔,为1940年所刻,也有浓郁的古玺遗韵。 总体观之,目前所见诸印,除风物长宜放眼量一印外,均在十毫米见方,最小者边长于五六毫米间。 款字亦多细密有致,爽利潇洒,有的甚至带行草意味,颇可玩索。

难怪有论者以为任先生治小印,尤为精彩。 从其青年到中年署款可以看出,任先生一生不废治印,尤擅小印。

据任平先生说,其父于30岁时即钤有40余方印章的印谱,可惜现在暂无法搜得一睹,甚憾。 旧时文人启蒙所学识字功夫多来自《说文》,今天所谓国学的根基也在于小学。 任铭善先生也不例外地在中小学时代便已经打下了坚实的文字学基础。 从现存的印作,不难看出他治印的功夫来自少年时代的筑基。

由于深谙文字源流、演变以及各种书体的流变,因此在古篆运用、刻刀使用方面手法婀熟。

有记载说,钟泰先生给大家讲文字学课时,任铭善已经能够在课堂上就某些字讲述自己独特的见解,钟先生十分惊讶,后来就索性让任铭善给同学讲授《说文》部首的课程。

而当时任铭善还只是在读的大学本科生。

可见他的文字学知识在中小学学就打下坚实基础。 这也正可以说明过去历代治印者必先治《说文》的道理。 这里仅举一例便可看出其文字学根基。 铭善大年印中,铭的本字为名,善字省笔有据,字体介于甲骨文与金文之间,没深厚文字学功底的治印者是无法熟练运用这样的字法的。 从《无受室文存》小学类现存十八篇文章也可以看出任铭善先生治文字学所达到的学术高度。

尤其是《六书源流》《〈说文〉建首承次述例》《释来去》等篇,皆文字学专论。

这些精深学养,为他构建自己的篆刻风貌创造了不可或缺的条件。

特别在古文奇字的运用方面,将东皋印派的传统发挥得淋漓尽致。 总体来看,任铭善先生的篆刻艺术渊源有自,恪守秦朱汉白的家法,特别善于运用文字、书体的多样统一,形成了自己高古疏宕、淡雅俊逸的篆刻艺术风格。

尤其是在秦玺朱文印方面突出表现了自己的个性和学养,也是其自身人格的一种折射。 任铭善先生小像。